注册 登录  /
如果你是“两爬”爱好者 有个地方就不能错过

编著:博物 周行     来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29WH0LVcYWGzdNYOUK4w9Q

 对两栖爬行动物爱好者来讲,斯里兰卡堪称天堂。那里环境多样,“两爬”种类特别丰富,很多还是当地独有物种。我们的作者在去年秋天前往那里“朝圣”,而我们的博物之旅也在今年1月的时候去体验了斯里兰卡的魅力。

斯里兰卡虽然只是个岛,但环境差异性却相当大——由于中央高原阻挡,印度洋上吹来的季风只把雨水带给迎风坡,形成热带雨林,而背风坡则成了干旱地带。我们这次特意在三个区域,都选择了落脚点。

雨林夜场,斗蚂蟥找小蛙

斯里兰卡之行的第一站,是西南部的辛哈拉加森林保护区。这里到处是溪流,还拥有岛上唯一的原始热带雨林,是寻找蛙类的绝佳场所。

傍晚刚一到地儿,我就兴奋得想要拍个通宵。谁知保护区晚上不让进,这可让我犯了愁:蛙类可都是夜行动物啊。幸好在住地附近,我发现了一小片山谷,环境一点儿也不比保护区里差,正好可作夜间的“片场”。

夜幕降临,山谷里像是开起了歌咏比赛,各种蛙鸣声此起彼伏。我刚开始循声找蛙,却先被别的动物盯上了——准确地说是叮上。山蚂蝗嗅出了人味儿,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它们在头灯和手电光照下,密密麻麻昂首蠕动,看一眼就起一身鸡皮疙瘩。幸亏我之前做好了防护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进雨林前都需要绑紧裤腿防蚂蟥 供图:小饼

雨林里的蚯蚓尸体 供图:小饼

我一边与山蚂蝗缠斗,一边埋头寻蛙,先后找到好几种拟小树蛙。这类小型树蛙有很多种,有的一身翠绿,有的浑身布满疣凸,还有的长着尖尖鼻头。

一种拟小树蛙,浑身长满角状疣凸。当地语言里,它的名字就是“角”的意思。摄影:周行

但它们体长都不及2厘米,找起来很难发现,拍起照来也相当困难。想拍特写就需要靠得很近,而这些蛙模特又相当敏感,稍有动静就一个大跳逃离现场。每找到一只,都要反复尝试好几次,才能拍到满意效果。


谁出怪声,终蒙青蛇垂青

次日天明,我终于进入森林保护区。按规定必须有当地向导同行,向导的职责除了指路、讲解,还有监督游客防盗猎。陪同我的是位老向导,对这里的动植物了若指掌。多亏有他指点,我拍到不少鸟兽,还有心愿名单上的琴头蜥——这种蜥蜴的雄性发情时,喉部会垂下一片“咽垂”,形状颇像竖琴。

琴头蜥,雄性发情时喉部会张开竖琴状“咽垂”。摄影:周行

一整天拍个不停,直到黄昏离开我还意犹未尽。刚出保护区没多久,就听见远处传来“喔呜喔呜”的响亮叫声。我猜是猫头鹰,可向导说是蛙鸣。我这个资深蛙迷,还从没听过这样的蛙叫声!晚上再探山谷片场,又听见“喔呜喔呜”——这回定要揭开你的真面目!

我循声摸到一处溪边,眼见一个小黑影“噌”地跃入水中,怪叫随之戛然而止。应该就是它!我轻手轻脚,俯身拨开溪水中的落叶,只见一只深褐色的蛙,正静静趴在水底,混在落叶里还真不容易认出来。原来怪叫声,就是来自这只斯里兰卡疣蛙,它叫声如此响亮,个头却只有普通青蛙大小,由于总在水里活动,陆上运动能力大大退化,据说蹦跶起来还不如蟾蜍。可刚才看它跳水的架势,也不算含糊呀。

水里的斯里兰卡疣蛙,它们个头只有普通青蛙大小,叫声却出奇响亮,不论音量还是“曲调”,都活像夜猫子。摄影:周行

在西南部雨林的三天里收获不小,我拍到21种蛙、15种爬行动物,可惜名单上的斯里兰卡竹叶青,却一直没见踪影。都到了正等车离开的功夫,我见缝插针,请酒店老板带着钻进林子去拍鸟。没想到鸟影还没见着,就撞上了大运。

只听老板大喊一声“蛇!”我跑去一看,正是梦寐以求的异国“小青”!相比于国内的竹叶青一身翠绿,斯里兰卡竹叶青的底色更偏蓝绿,背上还有黑色菱形斑纹。对两爬爱好者来说,它可是梦幻物种,能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刻一睹芳容,我死而无憾。

高颜值的斯里兰卡竹叶青,是这里的梦幻物种。摄影:周行

此行还遇到了另一种蛇,它就是无毒的斯里兰卡白环蛇,一开始被我们误认成是剧毒的斯里兰卡环蛇。虽然名字就差一个“白”字,却是无毒与剧毒的区别。

高原山林,“冻蛙”和卷尾蜥

位于霍顿平原的“世界尽头” 供图:小饼

接下来我们去了斯里兰卡岛中央的高原区。这里平均在海拔2000米以上,一下车顿时体会到热带久违的寒意。到了夜间,气温更是“跳水”到13℃,有人还为此穿上了羽绒服。

“这么冷还会有蛙活动么?”我带着疑问,当晚就钻进旅店旁的溪谷。虽是高原上的低谷,海拔也有1800米。没走多远,我就在低矮的叶片上,看见一只树蛙趴着一动不动。用手戳戳它,它也只是极缓慢地爬开,看样子冻得不轻。后来我又陆续找到了5种树蛙,全都处于“冻僵蛙”状态。

在高原区,我还发现了另一种拟小树蛙——施氏拟小树蛙,只不过处于“冻僵蛙”状态。摄影:周行

待到白天进入高原区的霍顿平原国家公园,发现环境主要是高原草甸,只零星有小片山地雨林。我专往这些山林里钻,因为心愿名单最末尾的斯里兰卡卷尾蜥,就生活在这里。比起西南部的热带雨林,这里不仅没那么热,还笼罩着浓浓雾气。记得资料上说,这种卷尾蜥偏好长满苔藓的树干。

斯里兰卡卷尾蜥,它偏好长满苔藓的树干,以便藏匿身形。摄影:周行

我一路搜寻符合标准的树木,最终在瀑布旁的一棵树上找到了它。只见斯里兰卡卷尾蜥一身树皮灰色,为了方便树上生活,它常会用尾巴卷着树枝保持平衡。这个小家伙本来正在晒太阳,见我靠近,便一头钻进苔藓藏了起来。

独角兽造型的粗糙角吻蜥 摄影:周行

顺利拍摄完斯里兰卡卷尾蜥,意味着行程已近尾声,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。

霍顿平原的落日时分 供图:小饼

而除了两爬,我们这次还在雨林里看到了另外两个“明星物种”——巨松鼠和斯里兰卡特有的紫脸叶猴,最终为这次行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巨松鼠 摄影:珊姐

斯里兰卡特有的紫脸叶猴 摄影:周行

栏目置顶

版权所有: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02550号
京ICP备09112557号 京公网安备110293849488291

联系我们:

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9号中国地质大学院内
T:66554908 E:keputougao@cgl.org.cn

地质调查科普网